<i id='swbhs'><div id='swbhs'><ins id='swbhs'></ins></div></i>

<ins id='swbhs'></ins>
<acronym id='swbhs'><em id='swbhs'></em><td id='swbhs'><div id='swbh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wbhs'><big id='swbhs'><big id='swbhs'></big><legend id='swbh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i id='swbhs'></i>
    <dl id='swbhs'></dl>

    1. <tr id='swbhs'><strong id='swbhs'></strong><small id='swbhs'></small><button id='swbhs'></button><li id='swbhs'><noscript id='swbhs'><big id='swbhs'></big><dt id='swbh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wbhs'><table id='swbhs'><blockquote id='swbhs'><tbody id='swbh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wbhs'></u><kbd id='swbhs'><kbd id='swbhs'></kbd></kbd>
    2. <fieldset id='swbhs'></fieldset>

      <code id='swbhs'><strong id='swbh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span id='swbhs'></span>

          夢回鄉村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          • 来源:性感小美女_性感小野猫_性感小游戏

            父親告訴我,老傢的房子就要拆瞭。小鎮,冬的寒冷凍結瞭空氣,卻依舊凝不住那彌漫在冷風中的絲絲凜香。

            我從老婦人手中接過那塊灑滿瞭黃糖的糍粑,亮晶的黃糖粉末留在老婦人幹燥開裂的大手上。她包著一方暗色頭巾,額頭上有深深的溝壑。一笑,眼角的皺紋層層疊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我一口咬下細膩糯軟的糍粑,綿長清淡的觸感與絲甜在舌尖漾開,久違瞭的味道。就那麼一瞬間,我突然覺得她是那麼像我過世的祖母,即便我早已記不清她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我好像有很多故鄉,又好像沒有故鄉。我太早離開武漢,每年回去,都似乎是一個遊客的身份,與它有很遠的一段距離。“武漢這幾年變化太大瞭,武昌通瞭沙湖大橋,我們自己都快認不出來瞭。”小姨開車的時候,這樣感慨。

            是啊,老傢的房子就要拆掉瞭!

            南方以北,北方以南的武漢,農村都有打糍粑的習俗。一個比臉盆大的石盆,幾根底部粗重的木棍,將蒸的熟熱的糯米團捶打得松軟而有彈性。大伯二伯的排屋連在一起,他們兩傢做糍粑的時候,全村都來幫忙。事實上,這就是每年一度的盛事:打糍粑,釀米酒。如同一根紐帶,把整個村子的人連在一起,彼此和睦,令人羨慕。

            每次打糍粑的時候,大伯總會笑著吆喝,讓我也去幫忙。我看看那比我還高的木棍,笑著跑開瞭,也用漢腔回道:“反正我又沒力氣,還不如給你們倒米酒去。”

            一個上午,經蒸、打、煎幾道工序,灑上黃糖粉,便可入口。那種清甜細膩的味道深深地刻在瞭味蕾上,使我至今癡狂成迷,難以淡忘。其實,就像魯迅的羅漢豆一樣,並不見得好吃,但人們心有執念的,總是童年時吃過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村裡人很勤勞。春節串門,我曾在一個溫暖的午後,於院子一隅,看見一位納鞋的年輕姑娘。針線來來回回,她的神情亦是安詳的,仿佛是個虔誠的教徒,做著至高無上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,當是他們做人的信條。有一回,父親送一位老伯開車到城裡去,老伯連連道謝,還在第二天就送來一籃雞蛋作為答謝,令人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          而如今,大伯的孩子,我的哥哥姐姐,有的出去念大學,有的出去打工。人一少,糍粑就做得少瞭。米酒,也隻是那麼小小的幾壇。

            失落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東邊的老房子還是得拆掉。

            我又何處尋回那清甜的味道?

            中國的鄉村,在城市鐵蹄的踐踏下,又該走向何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