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'n2dmd'></dl>

          1. <tr id='n2dmd'><strong id='n2dmd'></strong><small id='n2dmd'></small><button id='n2dmd'></button><li id='n2dmd'><noscript id='n2dmd'><big id='n2dmd'></big><dt id='n2dm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2dmd'><table id='n2dmd'><blockquote id='n2dmd'><tbody id='n2dm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2dmd'></u><kbd id='n2dmd'><kbd id='n2dmd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n2dmd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ins id='n2dmd'></in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n2dmd'><strong id='n2dmd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span id='n2dmd'></span>

          3. <acronym id='n2dmd'><em id='n2dmd'></em><td id='n2dmd'><div id='n2dm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2dmd'><big id='n2dmd'><big id='n2dmd'></big><legend id='n2dm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i id='n2dmd'><div id='n2dmd'><ins id='n2dmd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i id='n2dmd'></i>

            神鏢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性感小美女_性感小野猫_性感小游戏

              晚清時期,川西平原到川西高原一帶,土匪輩出。貴重東西的運送和大人物的出入,必須要鏢行來保駕才行。從成都府出青羊宮,一路西行,這幾百裡地,最出名的鏢行是“卓葉青鏢行”,生意很紅火,因為他們有個鏢頭卓虎嘯,有一手竹鏢絕技,百米之內殺人於無聲

              說起這卓虎嘯,乃是老板卓葉青的親侄兒,在他不到一歲時,父母被仇人殺瞭,卓葉青把他抱回傢撫養,後來交給祖林寺一個和尚,讓他跟著學藝。20歲時就做瞭鏢行的大鏢頭。

              鏢師是高危職業,提著腦袋掙錢。所以,一般開鏢行的,大鏢頭都是自傢人。也因為有瞭這硬功夫,才敢開鏢行。

              卓虎嘯護的鏢,少說也有上百次,從沒有失手過,走過水。因此卓葉青鏢行在同業中,有著很高的聲譽。

              據說,這卓虎嘯的飛鏢手藝,是絕無僅有。他身上帶有一百隻飛鏢,全是用百年老竹做的,磨得比釘子還尖銳。上面用篆文刻有三個小字:卓虎嘯。那竹鏢,輕且鋒利,來如閃電,無聲無息。他一般是同時拋發三隻,一鏢進喉,一鏢進胸,一鏢進額頭。中者無不當場流血而亡。

              卓葉青鏢行的名聲在外,方圓幾百裡,常有人來請。可是,鏢行接瞭單,從不讓大鏢頭出面,這叫保暗鏢。因此,盡管卓虎嘯名聲很大,但沒有幾個人見過他本人。這人長得高還是矮,胖還是瘦,不得而知。大傢隻是心裡明白——讓卓虎嘯出面,事兒放心瞭。當然,卓葉青鏢行的保費,要比其他鏢行高出一兩成。這也是一分錢一分貨,摻不得假的。

              二

              這次,卓葉青鏢行接瞭個怪單——這單不是保貨,而是保人,保一個女人。女人長得如何?不知道,因為來要求保鏢的人隻是出示瞭一張女人的畫像。那時,雖然有瞭照相機,但並沒有在民間流行。民間就用畫師畫像,效果一樣。來人是個六十出頭的老人,一臉的慈祥,白頭、白眉,就像一隻白頭翁鳥兒。他說隻要把這個女人安全送到成都府天回鎮就行。鏢銀當面付清,白銀二百兩。這已是相當的高價瞭,比其他鏢價高得多。看來人傢有錢,出手大方。

              接瞭鏢,約瞭出發時間,卓葉青鏢行的人就上瞭路,他們打扮成各色人等,在暗中保護,既然保的是暗鏢,鏢行就沒有人出頭露面。

              至於卓虎嘯,更是不和人同行,打扮成什麼樣子,無人知曉。

              被保的是個女人,而且是個漂亮的女人,卓虎嘯記住的是這漂亮女人的額頭上還有顆美人痣,長在眉間。除此之外,他也是一無所知。轎子前也是他們鏢行的鏢師,周圍是鏢行的趟子手,隻是被保的人不知道罷瞭。他們的身份被掩蓋瞭。連本鏢行的鏢師們,此刻也不知道,他們的大鏢頭是否和他們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出發地是六頂山的胡傢祠,目的地是成都府的天回鎮。一出門向北,就要過三郎鎮。這三郎鎮當時是很大的古鎮,是川藏間的一條必經之道。路是驛道,寬三尺六,石子路。離三郎鎮幾裡路,有片松樹林,很出名,但也很恐怖,時常有人在那兒打劫。這片松樹林,有幾百畝,黑黢黢的一片,收不盡眼底。因此,它成瞭打劫者最好的藏身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果然,轎子還沒到松樹林,就從松樹林裡飛出三顆松果,砸在轎子前。轎夫隻好停下瞭轎子。那時打劫也分文打和武打,文打的人先下帖,這帖當然不是請帖,而是各路土匪的報號。比如這三顆松果,就是人傢綽號“三棵松”的報號,意思是我是三棵松,在此打劫,朋友請讓路,好處大傢得。如果商量得妥,兩方不傷和氣。鏢行按規矩,留下一定的錢財,也就可以順利通過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,報瞭號的三棵松並沒有得到回音。如果對方是行傢,就會出來答話。

              打劫不過是為瞭財,不到萬不得已,他們是不會劫鏢殺人的。隻要留下足夠的錢,就會讓人過去。但是對方不答話,意味著不懂或是不把他們放在眼裡,就會由文劫變成武劫。這不,松樹林裡就鉆出一夥人來,為首的長得黑大粗壯,手裡拿著柄長槍,吼道:何方聖神,敢不理我三棵松?

              話還沒落地,一隻竹鏢飛來,打在他的槍尖上,隻聽得“錚”的一聲,他手拿的槍居然抖動瞭一下。四周一回望,並沒有發現什麼地方有人在朝他打鏢。

              黑大漢並不粗心,而是小心地拾起瞭竹鏢,見上面三個小小的字——卓虎嘯,就黯然離去,一聲呼哨,所有人就進瞭松樹林。

              轎夫繼續抬轎,朝北路進發。

              這卓虎嘯三個字,有多大的威力?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      窯子巖在文景江畔,路在江邊,有10裡長全是懸崖,路是在懸崖上鑿出來的棧道。因此,一不小心就會跌下江去,粉身碎骨。

              轎夫到瞭這裡,就得把轎中的人放下來,由一人背著,另兩人抬空轎,另一個輪換著背人。被背的人仍然是用蓋頭蓋著,隻能從輪廓上見到她的身影,是個身段婀娜的女人。

              在懸崖棧道走瞭一半,山頂上吹起瞭牛角號,嗚嘟嘟的,讓所有的人都停瞭下來。你不停下來也不行,因為路已被從山頂用繩子吊下來的人擋住。

              來人並不顯得兇狠,因為他們勝算在握。這兒插翅難逃,除瞭聽他們的,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。四個轎夫停瞭下來,當然也包括那個被背著的女人。

              這時為首的長須漢怪叫道:“懂事的,留下鏢物,不傷爾等性命!”

              前後的鏢師們都緊張起來,他們有的打扮成山民,有的打扮成商販,有的打扮成道士,有的打扮成獵手。

              但沒有人出頭來招呼。

              長須漢大怒,就撲向背女人的轎夫。

              在彈指一揮間,發生目不暇接的事,讓所有的人目瞪口呆——

              一是那轎夫突然把那女人像東西一樣揮舞起來,女人和那蓋頭就像風箏一般,飄向幾十丈深的文景江。那是鏢呵,損失瞭,鏢行就得賠,但人是無價的,賠得瞭嗎?這卓葉青鏢行也就算栽到傢瞭。

              二是那轎夫突然揮手,就有一串鏢打出,長須漢等幾人,咽喉全中鏢,倒在地上,氣絕身亡。

              三是那轎夫隨之飛起來,跳下懸崖,居然把正在下落的那女人抓住。放緩她下落的速度,而且這人還從懸崖上折瞭一截樹枝,當兩個落下江水,就站在樹枝上,樹枝成瞭獨木船,漂向江心。轎夫還抱著女人呢。

              岸上的人真的不明白,但卓葉青鏢行的鏢師們有一點明白瞭,那個永遠神龍不見首尾的卓虎嘯,就是那個轎夫,他們的大鏢頭。

              經歷瞭這場生死戰,到瞭天回鎮,交還“鏢物”。這時,那個白眉白須的老頭兒才出來。就在他要和卓虎嘯道謝時,卓虎嘯突然射出一竹鏢在老者的咽喉上,老人在臨死前指著卓虎嘯說:“你、你、你是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卓虎嘯不說什麼,一揮手,用腰刀砍開那個被保的鏢物,就是那個美麗的女人,居然沒有流血,女人就變成瞭兩半截。所有人都驚訝——這哪裡是女人,而是個女人形狀的木偶,穿著女人的衣服罷瞭。它的軀體內,裝的是黑黢黢的鴉片!

              卓虎嘯掏出腰牌,原來他還是成都府衙的偵探。

              連他身邊的幾個趟子手也是和他一樣的身份。

              卓虎嘯全傢被殺,原因就是他父親也是鴉片販子,那時節川土是有名的鴉片,特別是川西高原一帶,氣溫和土壤正適合種鴉片。很多人都從種鴉片和販鴉片上發瞭財。由於利潤大,所以常發生內訌,卓虎嘯的父親就是在爭奪鴉片的鬥爭中喪生的,因此他恨透瞭鴉片。他在祖林寺學藝時,就和官府悄悄進行瞭密謀——替官府打入鴉片巨商裡面,查清他們的底細,然後一網打盡。

              回到卓葉青鏢行,經過多年的努力,終於和一個鴉片巨商認識。這人就是他父親生前的合作夥伴,那個白眉白須的老人,真名叫李德林,隻是人們隻聽說過一個叫白頭翁的大毒梟,從來沒有見過其人的真實面孔。

              李德林要把六頂山的上等鴉片運入成都府,沿途要經過很多關隘,不僅官府不許,土匪也搶劫,常常也是運出十分,到貨的隻有一兩分。不得已,他才想到請卓葉青鏢行來運貨。

              隻不過,卓虎嘯從背著的女人,早弄清瞭事情的原委。那本就是沒有體溫、沒有肌肉的木偶,怎能騙得過他的感覺?

              卓虎嘯做不成鏢師瞭。他回到成都府,繼續做他的偵探。

              從此江湖上沒有瞭神鏢卓虎嘯,但官府卻多瞭個能幹的偵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