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m4m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m4m'><strong id='m4m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span id='m4m'></span>
        1. <tr id='m4m'><strong id='m4m'></strong><small id='m4m'></small><button id='m4m'></button><li id='m4m'><noscript id='m4m'><big id='m4m'></big><dt id='m4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4m'><table id='m4m'><blockquote id='m4m'><tbody id='m4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4m'></u><kbd id='m4m'><kbd id='m4m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i id='m4m'><div id='m4m'><ins id='m4m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m4m'><em id='m4m'></em><td id='m4m'><div id='m4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4m'><big id='m4m'><big id='m4m'></big><legend id='m4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 id='m4m'></i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m4m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ins id='m4m'></ins>

            借據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性感小美女_性感小野猫_性感小游戏

            秀才的怪招

            民國時期,桂南白州有個叫許三的小商販,靠小買賣養傢糊口。有一年,許三和朋友黃二皮搭夥到北海販幹貨,黃二皮帶的錢不夠,就向許三借瞭十塊大洋,說好回去就還。哪曾想,兩人打北海回來後,黃二皮對於還錢之事,吭也沒吭過一聲。

            這筆賬一拖就是半年。一次,許三到梧州販藥材,不想半路被強盜打瞭劫,許三的身傢錢財全被強盜搶瞭去,傢裡再無一個子兒,隻剩黃二皮處那十塊大洋的舊債。回到傢後,許三隻得前往東市黃二皮的攤子前討債。

            哪知,等許三把來意一說,黃二皮竟賴起瞭賬,說除非許三能把借據拿出來,可當初借錢的時候,根本就沒立借據。許三有口難辯,但也無可奈何,最後隻能恨恨地瞪瞭黃二皮一眼,踉踉蹌蹌轉身離去,走回到小巷子口,忍不住蹲在墻角掩面痛哭。哭瞭半晌,忽然有個人走到他跟前問道:這不是許三嗎?

            許三抬頭一瞧,說話的是他傢的一個鄰居。這人是大清國最後一批考中的秀才,六十多歲,無兒無女,窮困潦倒,靠給人寫幾封書信糊口度日。

            老秀才平日跟許三關系不錯,見狀驚訝地問:什麼事這麼傷心啊?來,到我傢喝口茶。

            許三隨他進瞭屋,坐下喝瞭碗茶,便悔恨交加地把黃二皮賴賬的事說瞭出來。老秀才聽罷,伸出尖尖的指甲一敲桌面道:這黃二皮太可恨瞭!沉吟半晌,又道,可惜我自己窮得沒有隔夜米,沒錢借你做買賣。這樣吧,你要是信得過老夫,我就幫你要回這十塊大洋,不過,你一切都得聽老夫的。

            許三一聽,仿佛抓到一根救命稻草,當下連連點頭。老秀才微笑道:那好,今晚你就上黃二皮傢去,給他賠個禮,承認自己記錯瞭,對方並不曾借過你一分半厘錢。

            許三聽罷,怔住瞭,他不知老秀才叫他這麼做有何用意,但現在走投無路,也隻能照做瞭,於是答應瞭告辭出門。晚上,他忍著一肚子氣來到黃二皮傢,見到黃二皮一傢正在吃飯,桌上又是魚又是肉,吃得正歡。

            許三不等黃二皮開口,就搶先照老秀才的吩咐說瞭自己的來意。黃二皮怔瞭半晌,哈哈大笑:我早說過嘛,我借別人的錢從來都寫有借據的,哪會借過你的錢不還呢?

            許三轉身欲走,黃二皮一把拉住他,說道:來來來,咱們還是好兄弟,坐下喝一杯。許三推辭不掉,隻得強裝笑臉坐下。可他內心悲憤,水酒進瞭嘴,全變成瞭苦藥,心下暗罵黃二皮不得好死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許三來到老秀才傢:老先生,我已經給黃二皮認錯瞭,他怎麼還會還我十個大洋啊?老秀才點點頭:這就好瞭,你莫急嘛。說罷走到桌前,攤開紙張,挽起袖子,細細地研起瞭墨,然後取過一支筆,叫許三道:你來,給黃二皮寫張借據,向他借十塊大洋。

            許三一愣:黃二皮?他怎麼肯借我十塊大洋?

            老秀才道:你在最後寫明,三個月後連本帶息,一起奉還二十塊大洋。這人如此貪財,哪肯放過這個發財良機?一定會借與你的。

            許三拿著筆猶豫不決,且不論黃二皮肯借不肯借,他可是白紙落黑字,給人傢把柄捏在手裡呢。況且,隻三個月時間,就要多還黃二皮十塊大洋,到時他拿什麼還給人傢?猶豫瞭半晌,他憤憤地把筆一扔:老先生,這十塊大洋本來就是他該還我的,這麼一來,我雖然拿回瞭錢,可以後還得還給他啊!你這個算什麼辦法?

            老秀才不慌不忙,含笑道:你放心,我自然不會再讓你把錢還給他的。你信是不信,由你自己決定吧。

            許三一聽,又顫抖著拿起筆,一咬牙,就在紙上寫下瞭借據。晚上,他借瞭幾個小錢,買瞭點禮物到黃二皮傢。果然不出所料,黃二皮一聽他來借錢,就苦著臉搖頭嘆氣,說自己最近生意虧得厲害,一個大洋也拿不出來。

            許三忙道:二皮老哥,這回我是看中瞭一樁買賣,肯定會有賺頭,您就當幫小弟一次,當然,我也不會讓您白幫的,您看,借據我都寫好瞭。說罷,從懷裡掏出借據遞上去。

            黃二皮疑惑地接過來,兩眼一亮,再反反復復看瞭三遍,確認沒什麼破綻,當下把大腿一拍道:既然這樣,老哥就想辦法幫你一回吧,手頭正好有十塊大洋,本來是要攢著蓋房子的,兄弟急用,就拿去。說罷把借據收進懷裡,進屋拿錢去瞭。

            許三知道他說的全是鬼話,心中冷笑一聲,數好錢起身就走。他徑直來到老秀才傢,進門就驚慌地說:老先生,錢我已經拿到手瞭,接下來怎麼辦?老秀才呵呵大笑:拿到錢就好辦瞭,你不是正缺本錢嗎?該做什麼就做什麼,就當沒有借錢這回事。

            許三半信半疑,心事重重地抱著錢回瞭傢。第二日,就拿這些錢做本,幹起瞭以前的小買賣。

            神奇的借據

            一晃,三個月期限就快到瞭。許三整天憂心忡忡,到時黃二皮要他還債,可咋辦呢?此時他手裡的現錢,不要說二十,就是十塊也湊不齊瞭。

            由不得他怕,期限那天還是到瞭。這天許三故意很晚才收攤子,又在街上磨蹭瞭好久才硬著頭皮往傢裡走。誰知進屋一問,黃二皮卻沒有來過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、第三天,黃二皮仍然沒有來催債。許三心下暗自納悶,黃二皮萬萬不會忘掉這筆債的,以他的為人,必定在期限到頭那一天就要來討債瞭。可現在過瞭幾天,他卻一點兒動靜都沒有,這是怎麼回事?

            又過瞭幾天,許三見黃二皮仍沒有來,反倒是自己忍不住瞭,把事情跟老秀才說瞭。老秀才聽罷含笑不語,許三著急地問:他總會有一天來向我討債的,我該怎麼辦?

            老秀才笑著點頭:他來討債,你就要他拿出借據呀。”“他拿出借據,我又怎麼辦?

            老秀才隻是微笑,就是不說。許三一肚子疑惑,撓著腦袋離開瞭老秀才傢。沒想到,一說曹操,曹操就到瞭,進屋就見到黃二皮坐在傢中,旁邊還放著一堆禮物。

            黃二皮見他回來,忙從凳子上站起身,滿臉堆笑:許三老弟回來瞭,老哥最近手頭緊,想讓兄弟還回那筆錢……”許三一驚,硬著頭皮說:行,你把借據拿來吧。

            黃二皮一怔,勉強笑著道:許三老弟,咱們當時可沒寫借據啊。許三也是一怔,聽他這麼一說,有點底氣瞭:哪兒的話,我借錢向來都寫借據的呀!沒有借據,這、這說不通嘛!

            黃二皮臉色紅瞭又白,猶豫著從懷裡摸出一張紙:借據……在、在這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