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 id='7ooob'></i>

      <code id='7ooob'><strong id='7ooob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7ooob'><div id='7ooob'><ins id='7ooob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span id='7ooob'></span><ins id='7ooob'></ins>
      2. <tr id='7ooob'><strong id='7ooob'></strong><small id='7ooob'></small><button id='7ooob'></button><li id='7ooob'><noscript id='7ooob'><big id='7ooob'></big><dt id='7ooo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ooob'><table id='7ooob'><blockquote id='7ooob'><tbody id='7ooo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ooob'></u><kbd id='7ooob'><kbd id='7ooob'></kbd></kbd>
      3. <acronym id='7ooob'><em id='7ooob'></em><td id='7ooob'><div id='7ooo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ooob'><big id='7ooob'><big id='7ooob'></big><legend id='7ooo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dl id='7ooob'></dl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7ooob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1. 鬧鬼兇宅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3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性感小美女_性感小野猫_性感小游戏

              劫案

              清朝乾隆年間,河南開封府發生瞭一起劫案,震動瞭整個中原。一夥蒙面賊,在一天深夜,洗劫瞭城內最大的錢莊的庫房,將所搶來的一萬兩白銀裝進事先準備好的棺材內,等到雄雞報曉,城門大開時,便裝模作樣混出瞭城。待官府明白過來,一行人馬追瞭出去,隻在荒郊野外找到被扔棄的棺材和孝服紙幡。震驚之餘,隻剩下兩眼茫茫,大腦空空。沒有辦法,隻好發瞭一路的懸賞文告,苦於無罪犯的相貌圖形,簡直如大海撈針一般,能否破案,也隻能聽天由命瞭!

              時間荏苒,轉眼過去瞭半年,正在一籌莫展之際,衛輝府轄下的滑縣上報瞭一起命案,賣錫器的王大戶的兒子被人砍死在傢中。案卷轉到瞭開封府,據說王大戶坦白,自己的兒子參與瞭一年前的案件。原來王大戶的兒子叫王損,從小就不務正業,吃喝嫖賭都占全瞭,沒銀子花瞭,不是偷雞摸狗,就是跟傢裡討要,日積月累,王大戶一氣之下,就搬出去住委曲求全,也還算相安無事。後來聽說王損領著幾個人,在傢裡終日賭錢,還把院子裡的雞也吃幹凈瞭,王大戶一聽,就來氣瞭,跑回傢,沒見到兒子王損,卻隔著窗戶,聽到幾個人在屋裡商量著分銀子的事宜,當時聽著一半,王大戶的腿就軟瞭。王大戶膽子小,沒敢吱聲,想報官府,卻怕是兒子那幫人的醉話,自找麻煩不可,於是自己又躡手躡腳地回轉瞭去。路上心想反正兒子對他來說已經沒啥感情,就是他腦袋被官府砍下來,自己也不會掉一滴淚的。父子之間,已經情同陌路,不在話下。半月後一天,院子裡傳來一股怪味,一大群蒼蠅飛來飛去,有人趴在門縫裡一瞧,嚇得差點兒尿褲子,院中竟然躺著幾個發臭的死人。

              兇宅

              這天上午,仁厚客棧的孫掌櫃正在櫃臺裡噼裡啪啦地打著算盤,藍佈門簾一掀,從外走進一人,三十歲的模樣,矮小的身材,肩頭搭著個佈褡,一副商人的裝束,此人也不說話,眼睛隻是上下打量四周。

              孫掌櫃忙停手,立刻騰出一張笑臉,問:客官,是打尖還是住店?

              客人轉過臉,說:住店,趕瞭一天一夜的路,累死瞭。

              掌櫃忙說道:您要住店算是來對瞭,我們這裡的客房,寬敞,舒適,侍候周全,價錢也公道,仁厚客棧,仁厚待人,自然不假。

              客人面露疲倦,急急跟著夥計上瞭二樓。

              直到中午吃完飯後,客人這才跟孫掌櫃聊起來。原來他姓黃,陜西人氏,早年替人扛活,後來攢瞭些錢,販賣藥材,幾年來,生意不斷擴展,也還算興隆,如今想在縣城裡設立一個鋪子,安個傢,網羅一下周邊地區的藥材生意。因為幹系較大,交給外人實在不放心,這次特意從陜西親自趕來。

              孫掌櫃不覺一旁拍馬道:這藥材生意最是濟世救人的善行,難怪您會發大財,必定是菩薩保佑的結果,阿彌陀佛啊!

              談瞭片刻,孫掌櫃起身要走,不想被黃掌櫃一把拉住,往自己手中塞瞭些碎銀子,央告說:我剛才進來之前,特意到街上轉瞭轉,相看瞭一下這裡的房子,覺得有一處房子最合我意,算是吉宅瞭,不知您可知道那裡的情形!

              當聽清那吉宅的具體位置時,孫掌櫃的小臉一陣慘白,搖著腦袋像撥浪鼓一般,說道:哪裡是吉宅,分明是兇宅,我勸您可不要買那裡的房子,我告訴你,那裡死過人的,原先還鬧過鬼哩。

              黃掌櫃哦瞭一聲,絲毫沒有震驚的表情,躊躇瞭片刻,說道:無事無事,我生來不信鬼神!

              看在碎銀子的面上,孫掌櫃好心告訴黃掌櫃,那裡曾經是縣城王大戶傢,經營錫器生意,王大戶的兒子從小不學無術,終日和一群市井無賴鬼混,不想一天,兒子和那些人都離奇地死在瞭院中,根據官府的勘驗,這夥人就是兩年前搶劫開封錢莊的那些人,據說是分贓不均造成內訌,結果是自相殘殺,沒有一個人能活下來。可惜官府至今也沒有發現被搶銀子的蹤影,成瞭死案。後來,那個王大戶傢不敢住瞭,就把宅子賣給瞭一個不知情的老秀才,算是蒙也好,騙也好,反正是把宅子兌瞭出去,等那老秀才發現被騙,去找王大戶傢算賬,可王大戶傢早就人去屋空。老秀才隻好自認倒黴,好在他有四個生龍活虎的兒子,個個像門神一般,所以住在屋中也倒無事,聽說有一次,院中真鬧起來鬼,不想這鬼也被兇神一般的兒子給打跑瞭,看來鬼也是怕惡人的。即使如此,當地人是絕不會買這所宅院的,太不吉利啦!

              黃掌櫃聽完來龍去脈,情緒有些低落,不過,還是堅持讓孫掌櫃去詢問一下。